<noframes id="9xjnt"><address id="9xjnt"></address>
<address id="9xjnt"></address>

      <sub id="9xjnt"></sub>

        <noframes id="9xjnt"><noframes id="9xjnt"><listing id="9xjnt"></listing>

        <form id="9xjnt"><nobr id="9xjnt"><progress id="9xjnt"></progress></nobr></form>

        <sub id="9xjnt"><listing id="9xjnt"><listing id="9xjnt"></listing></listing></sub>

        <form id="9xjnt"></form>

        <listing id="9xjnt"></listing>

          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石油巨頭放慢勘探步伐,2050年石油或將供不應求

          http://www.jnl-china.com
          到2050年石油供不應求是否會出現,取決于全球能源轉型的速度與深度。

          作者 | 子衿

          在過去的一年,新冠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在全球蔓延,與此同時,遭受病毒的打擊后,石油行業逐漸放慢腳步。面對石油價格暴跌,各大石油公司不得不削減支出,放慢了尋找新的化石燃料的步伐。

          根據知名能源咨詢公司Rystad Energy的分析數據,在過去的一年里,各大石油巨頭獲得陸上和海上新勘探許可證的數量大幅下降,至少降至5年來最低水平。而獲得新的勘探許可數量降低,也就意味著未來新的勘探活動將減少。Rystad Energy認為,盡管當下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和能源轉型加速而導致未來需求降低,但按照當下的新勘探活動減少的趨勢,到2050年,全球石油供應或將出現供不應求。

          當然,在全球能源轉型成為大勢的當下,如果新能源能夠迅速填補能源需求缺口,這一局面或許會改變。如果不能,這或許會成為全球能源轉型成功之前,石油行業在長久“壓抑”之后“報復性”反彈帶來新一輪春天。Rystad Energy分析師Palzor Shenga表示,除非我們看到全球能源結構的重大轉變比目前的預期更早,或者開發速度比目前的標準快得多,否則上游企業可能不得不將傳統勘探努力增加一倍以上,才能在2050年之前滿足全球石油需求。

          01. 巨頭放慢勘探步伐

          近日,咨詢公司Rystad Energy發布數據顯示,主要石油巨頭對新的海陸勘探許可證收購降至五年來最低水平。Rystad Energy分析師Palzor Shenga表示,獲得額外勘探許可證需要付出一定成本,并且要履行一些約定的勘探任務。此外,獲得新的區域雖然可以勘探石油和天然氣,但只有在發現有足夠資源的情況下,公司才會決定是否值得投入大量成本去開發,而這個過程需要花費數年的時間。在艱難的2020年,這顯然與各大石油公司削減成本的努力不符。

          http://www.jnl-china.com

          石油巨頭2020年獲得石油勘探面積大幅下降(單位:千平方公里)

          在各大石油公司中,2020年BP在獲得新的勘探區域方面下降的幅度是最大的。其實,在其獲得新勘探許可數量大幅下降的背后,也反映了其戰略轉型的堅決。2020年2月上任BP CEO的Bernard Looney,提出到2030年要將石油產量減少40%,在近幾個月BP還迅速削減了曾為其帶來巨額收益的勘探隊伍的規模,數百人離開了石油勘探團隊,要么被調去幫助開發新的低碳活動,要么被裁員。據路透社的報道,BP地質學家、工程師和科學家已經從幾年前700多人的峰值削減到如今不到100人。

          http://www.jnl-china.com

          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石油巨頭大幅削減支出(單位:億美元)

          此外,其他石油巨頭,包括埃克森美孚、殼牌和道達爾等也減少了對新的石油天然氣區域勘探許可證的收購數量。Rystad Energy的數據顯示,在過去的2020年,主要的幾大石油巨頭中,美國最大的能源公司埃克森美孚的獲得新區塊量是最多的,擁有安哥拉三個區塊63%的區塊。道達爾在安哥拉和阿曼獲得了兩個大型區塊,位居第二。

          02. 石油供不應求

          事實上,在2020年12月中旬,Rystad Energy就發布過分析數據,到2020年12月中旬為止,全球已經完成了43輪許可談判,是本世紀迄今為止最少的一年。獲得勘探許可的總面積也將達到2002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針對石油巨頭獲得新勘探區域的大幅下降,Rystad Energy 認為,盡管由于新冠疫情和能源轉型加速而導致未來需求降低,但勘探數量的減少可能導致未來石油供應短缺情況的出現。

          http://www.jnl-china.com
          為了滿足未來30年的全球累積的需求,目前的生產資產需要增加3130億桶未開發和未發現的資源。Rystad Energy估計,為了滿足這一需求,勘探項目必須在2050年之前發現值得開發的1390億桶石油資源。如果這十年的低勘探活動水平持續下去,這將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也就意味著,到2050年將出現石油供不應求的情況。

          這個目標之所以高,是因為并非所有已發現都可以實現商業可采。從理論上講,2021年至2050年,未開發的石油總供應量將達到2480億桶。但是,Rystad Energy認為,當我們更深入地研究這些石油發現并考察它們的發現年代和當前狀況時,我們可以看到,大約740億桶石油極不可能實現,需要用新發現的石油來取代。

          Rystad Energy的數據分析顯示,縱觀全球常規勘探潛力,這些新儲量的主要來源有兩個,一方面是對現有油田和資源的進一步評估,通過技術改進和其他二次開采技術,已發現油田可增加5%的資源;另一方面是獲得新的勘探發現,根據近十年的發現率和最新趨勢,預計全球常規發現的液體數量可能穩定在每年40億桶左右,平均發現規模約為4000萬桶,這意味著,勘探者每年需要宣布至少100個新的常規發現,才能達到滿足需求所需的數量。

          無論是挖掘現有資源的潛力,還是增加新勘探項目,其背后資本在起決定性作用。Rystad Energy分析預測,滿足需求的開采成本將達到3萬億美元,這對于石油行業來說,在能源轉型的大勢下,將是一大考驗。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搶沙發

          欧美亚洲久久综合精品